m13932114490

醉酒

小污师:

竹生的本丸  本次出场:三日月 莺丸 鸣狐     ooc有私设有   雷者请远离谢谢

让你们不要随便撩  报应来了吧    



当短刀们兴冲冲的拿着光忠做的巧克力跑来找竹生的时候,竹生的脸上是难得一见的小孩子神色。

“大将大将~这个是光忠先生做的巧克力哦~大将快来尝尝!”乱说着就献宝似的直接塞了一块进竹生的嘴里。

“唔……好奇怪的味道啊,但是……挺好吃的!”竹生嚼了一会,对这个巧克力给予了很高的评价,短刀们听了很是开心,你一个我一个的开始喂给竹生巧克力,直到满满的一盒巧克力全都几乎被竹生一个人吃的干净,短刀们才心满意足的抱住竹生求抚摸。而竹生脸红红,眼睛里也像舀了一碗水一般水灵灵的,一个接一个的摸摸短刀们的头。


到了晚饭的时候,近侍三日月见竹生一直没有来大广间吃晚饭,光忠担心便拜托他来叫主君,三日月心情很好的推开门,声音还没有脱口就被人一股大力拉了进屋。

三日月讶异的看着双手撑地,俯身看着他的竹生。

“主……”话还没有说完,竹生就笑了,脸红红的竹生笑起来很好看,好看到三日月也忘记了自己本来的目的是要做什么的,三日月的手开始慢慢摸索到竹生的腰侧,本想做些什么,但是下一刻就被竹生利落的捉住然后反手一压——三日月成了被胁迫的被动方。

手被竹生牢牢地控制着几乎是动弹不得,而竹生瞪着他也没有说话,三日月见状便仔细的观察起了竹生,这一观察他才发现竹生的脸红的太不正常,以及她身上环绕着的一股淡淡的酒香气息……“主君……你是喝酒了吗?”“胡说!”竹生很生气的吼他,然后突然凑近他的耳边嘻嘻笑着,“我可没有……就吃了点甜甜的苦苦的……”

甜甜的苦苦的?三日月细细的回想了下午短刀们聚在一起商量着要给竹生送巧克力吃,那个巧克力……光忠做的似乎是……酒心夹心的巧克力,而且那酒,是竹生没尝过的很浓的洋酒……

所以这是喝醉了吗?三日月苦笑着看着依然瞪着他的竹生。自己现在被这么压着,什么都做不了也是头疼啊……三日月在内心悠悠的叹了口气,刚想用力把竹生推开,下一刻竹生做出的举动却令这把经惯了风花雪月的平安老刀愣在了那里。

竹生的嘴唇亲昵的蹭蹭他的额头,然后慢慢往下,从鼻梁滑到了三日月的嘴唇上方。淡淡的酒香混着竹生身上清冽的香气环绕在三日月的鼻尖。

“真漂亮的人啊……”竹生笑着说了这句话,神情像极了痴汉,但是三日月没有余心去在乎这些,他只是觉得自己的心跳的太快了,咚咚,咚咚的撞击着他的胸腔。甚至带上了灼人的热度。

“主君……”三日月终于开了口,只是声音已经有些沙哑。

“吵死了!”竹生不耐烦的斜睨了他一眼,然后咬住了他的嘴唇。因为太过用力的啃咬三日月甚至能清晰地闻到淡淡的血腥味,被这么撩拨,三日月觉得自己再不行动简直不是男人,刚想反客为主的时候,竹生忽然点了他身上几下,这几下一点,三日月顿时觉得浑身乏软无力,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让你先老实一会,动手动脚的讨厌死了。”说完竹生就起身然后看都不看三日月一眼,利落的把门关上,然后踉踉跄跄的走远了。

!!!!!这是怎么回事?!三日月现在连声音都发不出来,身上也使不上力气,只能闭上眼睛安慰自己很快就会有人来的。


有些喝醉的竹生跌跌撞撞的走在走廊上,四处看到有一处房间亮着灯想都没想就直接推开门大踏步的往里走。

莺丸捧着一杯刚泡好的茶愣愣的看着直接推门进来的竹生。本来想问为什么没有去大广间而是来了这里,但是竹生站在门边,水汪汪的眼睛直愣愣的看着他。看着这样的竹生,千年老刀精莺丸下意识的站了起来,一边拉着竹生坐下,一边也给他泡了一杯茶,顺便还把自己珍藏的和果子拿了出来。

本能提醒他这样做是安全的。

竹生看着面前的杯子,然后直接伸手拿过仰头就喝,下一刻就吐了回去。

“烫死了!”竹生看着莺丸,伸着烫红的舌尖委屈巴巴的说。

莺丸有些惊讶的微微张开了嘴,直到此时他才注意到竹生身上淡淡的酒气以及微红的脸颊。

难怪鸣狐殿从不让主君喝酒啊……莺丸抿了一口茶,伸手拿过竹生手里的茶杯,准备把茶水的热度降下再给她,结果竹生拉住了他的衣袖眼巴巴的看着他。

“咳……主君是怎么了?”莺丸有些尴尬的别过了脸,竹生现在的神情实在太过犯规,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信度来保证自己不会对醉酒的竹生做什么。

“我很渴……”说着竹生就跪着一点点的靠近莺丸。

“莺……我很想喝水,莺可不可以让我喝口水?”“咳咳咳咳咳!!!!!!”一直以太爷爷自居的莺丸没受住,听到竹生的话直接把还在嘴里的茶水喷了出来,然后就是一阵猛烈的咳嗽。

“莺……你的脸上……”竹生醉眼朦胧的伸手点了点莺丸的脸颊,然后伸出舌头轻轻地舔了下,直接把还没有从刚刚的震惊中回神的莺丸险些震得灵魂出窍。

莺丸愣愣的转头看向吃吃笑着的竹生,见到莺丸看她,竹生吐着微红的舌尖笑了笑,莺丸只觉得下身一紧。竹生娇娇软软的笑容像极了一个小小的羽毛轻轻地撩拨着他,看了看关紧的房门,莺丸慢慢的伸手想要把竹生拉过来,然后竹生看了看莺丸伸出的手直接也是一拉,然后反手一折,又是在莺丸的身上点了几下穴位……

浑身无力只有眼睛还有精神乱转的莺丸目瞪口呆的看着站起身的竹生。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竹生刚刚的行为应该就是神秘的华国功夫,然而还没来得及想别的,竹生拍拍衣袖轻飘飘的又晃了出去。

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些什么的竹生依然是在走廊乱晃,直到看到走廊尽头一个瘦瘦高高的人影时,竹生站在了原地,那人看到了她走上前来。

凑着光,鸣狐有些无奈的看了看红着脸傻笑的竹生。肩上的小狐狸闻到竹生身上的酒气呀呀的开始了叫唤,“主君大人怎么喝了那么多酒?鸣狐之前还特意嘱咐了主君大人不能喝酒的!主君大人请松手啊!!!在下只是一只狐狸又不是狐狸抱枕啊!!!”竹生皱着眉把小狐狸的脸捏了又捏掐了又掐,鸣狐实在受不了小狐狸的叫声,伸手一下抱住了竹生。

“喝酒了?”少年的声音不咸不淡,丝毫听不出来这其中隐藏的情绪。竹生听了有些反应过来,低下头拉住鸣狐的手。“对……对不起鸣狐……我好像没有喝醉……但是又觉得脑袋晕晕的……”

鸣狐听了戳了戳低着头的竹生的脸颊,感觉到了有些烫人,鸣狐扶额无奈的看了眼依然晕晕乎乎的竹生。

知道竹生不能喝酒这件事还是在她刚来的时候,短刀们把在万屋买来的果酒送给竹生,说是美容养颜而且味道很好,鸣狐尝了尝觉得酒精度数很低让她喝点也没事,于是就给竹生拿了些水果配着果酒吃,结果一杯果酒刚下肚,竹生就已经红着脸在小狐狸惊恐的叫声中把他的衣服扒了……

往事不堪回首,打掉牙自己吞。

鸣狐看了看一直往他怀里钻的竹生,捏住她的后颈就像捏着一只小猫一样,然后看着晕晕乎乎的竹生,低下头亲了下她的嘴唇。竹生抬起头看着他,被那么直勾勾的盯着,鸣狐红着脸转身拉她往大广间的方向走,“再不去光忠要生气了。”竹生轻轻绕到他面前,嘻嘻笑着亲了下他的嘴角,然后就乖乖的牵紧鸣狐的手。

红着脸的鸣狐拉着醉醺醺的竹生继续往前走。

“下次绝不会让你再喝酒。”


评论

热度(52)

  1. m13932114490小污师_龟速更 转载了此文字